大学生校内网移动版
> 资讯中心 > 校园生活 >正文

<散文>老家的一草一木

文章《<散文>老家的一草一木》由作者机162-2团支部 张悦投稿、校园生活栏目编辑于2018-05-07 13:52:44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如有错误请及时反馈。

老家的一草一木我都挂念,但每次回家心中总会泛过一阵悸动,害怕我所熟悉的来不及告别就了无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不会换桃符的老屋与只能入梦的身影。然而今天我足够幸运,可以把他们记录下来,塞入相框中、写进本子里。

一年中总是寒假放假回家时越发体会到老家的珍贵,最先是从别人的文章接触到,那时的我只是觉得太过矫情,农村老人旧事有什么好写的,不过沉湎过去是老人的专利,倒也无可厚非。直到现在半年回次家才体会到作者的感情,老家是包容的,不管你身家几何,过的体面与否,它总能找出个理由让你安心,那些略带拷问性质的问候你更想把它们当作关心。又听起奶奶讲起我小时候的事,感觉好温暖,竟然动摇了没有百天照的我所深信不疑的我是九八的洪水冲来的观点。

走出家门,烧变形的垃圾桶使后面墙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几个字变得刺眼,生硬死板的政令只不过为焚烧垃圾提供了固定地点与拿着工资按时上班的点火人,毫无生命力的执行只是一味把主干路铺远,不管它是否阻断了其他街道的排水;它也会卖地挖沙,不考虑没了土地的庄稼人以后的生计,再或是打着响应号召的旗帜建几个豆腐渣工程,把人堆到居民楼里。如此种种,但我更愿按朋友的乐观来想,只是我不愿让我的家没有了梨园,没有了老屋,没有了小道。只有整齐划一的楼房与冷冰冰的门牌号。或许你们说的对,我应该生活在古代。我想我只是不愿割舍对老家的一份深情与期盼。希望不管什么时候我回家,它都会向我微笑招手,就像从前一样。

乡俗在,老屋在,乡愁就在。